八佾舞於庭,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?

孔子謂季氏:「八佾舞於庭,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?」

孔子說季氏:「他用天子的舞蹈陣容在自己的庭院中舞蹈,這樣的事可以容忍,什麽事不能容忍?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