邦有道,不廢;邦無道,免於刑戮。

子謂南容,「邦有道,不廢;邦無道,免於刑戮。」以其兄之子妻之。

孔子評論南容:「國家太平時,不會倒霉;國家混亂時,不會坐牢。」孔子把侄女嫁給了他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