師摯之始,關雎之亂,洋洋乎!盈耳哉。

子曰:「師摯之始,關雎之亂,洋洋乎!盈耳哉。」

孔子說:「從音樂大師開始獨奏,到結尾的合奏,美妙的音樂充滿了我的耳朵!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