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慟矣。有慟乎?非夫人之為慟而誰為!

顏淵死,子哭之慟。從者曰:「子慟矣。」曰:「有慟乎?非夫人之為慟而誰為!」

顏淵死,孔子痛哭。身邊的人說:「您不要過於悲痛了!」孔子說:「過於悲痛了嗎?不為他悲痛為誰悲痛?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