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也視予猶父也,予不得視猶子也。非我也,夫二三子也。

顏淵死,門人欲厚葬之,子曰:「不可。」門人厚葬之。子曰:「回也視予猶父也,予不得視猶子也。非我也,夫二三子也。」

顏淵死,學生們要厚葬他。孔子說:「不可。」學生們還是厚葬了他。孔子說:「顏回把我當作父親,我卻沒把他當作兒子。不是我要這樣,是學生們背著我乾的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