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禮,吾能言之,杞不足徵也;殷禮,吾能言…

子曰:「夏禮,吾能言之,杞不足徵也;殷禮,吾能言之,宋不足徵也。文獻不足故也,足則吾能徵之矣。」

孔子說:「夏朝的禮,我能說清楚,杞國不足以證明;商朝的禮,我能說清楚,宋國不足以證明。現在無法證明是由於文獻不足,否則,我就能證明瞭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