居上不寬,為禮不敬,臨喪不哀,吾何以觀之…

子曰:「居上不寬,為禮不敬,臨喪不哀,吾何以觀之哉?」

孔子說:「作為領導對群衆不寬容;對規章不嚴肅;辦喪事不悲哀--我怎能看得下去?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