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從我者其由與?

子曰:「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從我者其由與?」子路聞之喜。子曰:「由也好勇過我,無所取材。」

孔子說:「理想無法實現了,我準備乘筏漂到海上。會跟我走的,衹有子路吧?」子路聽說後很高興。孔子說:「子路啊,他比我勇敢,但缺乏才能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