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也簡。居敬而行簡,以臨其民,不亦可乎?居簡而行簡,無乃大簡乎?

仲弓問子桑伯子,子曰:「可也簡。」仲弓曰:「居敬而行簡,以臨其民,不亦可乎?居簡而行簡,無乃大簡乎?」子曰:「雍之言然。」

仲弓問子桑伯子這人怎樣,孔子說:「還行,辦事簡明。」仲弓說:「計劃嚴密而又行動簡明,以此來管理百姓,不也可以嗎?計劃粗糙而又行動草率,不也太隨便了嗎?」孔子說:「你說得對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