仍舊貫,如之何?何必改作?

魯人為長府。閔子騫曰:「仍舊貫,如之何?何必改作?」子曰:「夫人不言,言必有中。」

魯國重建國庫。閔子騫說:「仍用舊庫,不行嗎?何必改建?」孔子說:「此人很少說話,但一開口就說到點子上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