賊夫人之子。有民人焉,有社稷焉。何必讀書,然後為學?

子路使子羔為費宰。子曰:「賊夫人之子。」子路曰:「有民人焉,有社稷焉。何必讀書,然後為學?」子曰:「是故惡夫佞者。」

子路派子羔當費市市長。孔子說:「這是誤人子弟。」子路說:「有人民,有土地,何必讀書,才算學習?」孔子說:「這真是強詞奪理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