祿之去公室,五世矣;政逮於大夫,四世矣;…

孔子曰:「祿之去公室,五世矣;政逮於大夫,四世矣;故夫三桓之子孫,微矣。」

孔子說:「中央喪失實權,已經五代了;權力落到大夫手中,已經四代了。所以三桓的子孫也衰微了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