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棣之華,偏其反而。豈不爾思?室是遠而。

「唐棣之華,偏其反而。豈不爾思?室是遠而。」子曰:「未之思也,夫何遠之有?」

有一首詩這樣說:「唐棣開花,翩翩搖擺,我能不思念嗎?衹是離得太遠了。」孔子說:「不是真的思念,如果真的思念,再遠又有什麽關繫?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