浸潤之譖,膚受之愬,不行焉。可謂明也已矣…

子張問明。子曰:「浸潤之譖,膚受之愬,不行焉。可謂明也已矣。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,可謂遠也已矣。」

子張問明。孔子說:「暗中謠言、惡毒誹謗,傳到你這裏就行不通了,就算英明瞭,就算看得遠了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